九歌清芷

【苏靖】荒颜

食用须知:

1、BE

2、萧景琰和梅长苏换血换心换骨髓,一命换一命,霹雳夜愁雨不二做换血梗

3、ooc

4、不谈逻辑,别提皇位

梅长苏睁开双眼,眼前又是白茫茫的一片。

等眼前有了影像,他轻巧的起身,穿衣,梳洗,整理衣冠,然后跨出了房门,开始了新一天。

“宗主,”

“嘘,小声点,有事出去说。景琰在里面呢。”

“啊?哦。好的。”

两人走到外间,小声交谈。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江左盟慢慢热闹起来。

晚上,用完晚膳的梅长苏走进了房间,手中提着一小壶酒,是他今天从蔺晨手里硬敲来的。

他趴在榻边,看着沉睡的人宁静的容颜,自斟自饮。

“一别故人数十载,江湖夜雨十年心,你为何不愿入梦来,为何?”

他又饮了一杯,冰凉的酒水从唇角滑落:“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长相忆呵!长相忆……景琰,景琰,为何不愿入梦来?你便这般厌倦了我么?”

他定定坐着,没有半分琅琊榜首的气质沉静,只剩下了满身的疲惫和凄凉。

间或眼珠轻轻一颤,却又没了动静。

他抚上胸口喃喃念着:“好心,好心,爱人之心?谁要你的好心,谁要你的好心,谁要……你的心!”

景琰,我不要你的好心,我要你活着。

我再不糟蹋自己的身体了,我好好吃药,我好好治病,我按时休息,我……什么都好,你醒过来看,你睁开眼睛看啊!

沉眠的人恍若不闻,静默无声。

换心,欢欣。

谁人欢欣,谁人伤心,爱恨情仇,恩怨纠葛,从萧景琰为梅长苏换心易髓的那一刻开始就与这个守在原地等待了十二年的傻子在无干系。

只留下一个妄图逆天道,活死人的痴人。

一次次的尝试,一次次的失败。

该哭吗?却忍不住喉间泛上的凄厉笑声。该笑吗?心中却又是斑斑血泪。

曾经的妄自猜测,天真谋划都成了难言的旷世笑话。

直到彻底失去,才知真挚的感情,即使想忘也忘不了;无悔的恩情,即使想还也还不了。

虽不愿束缚,却已成情劫。彼兮求不得,吾生已失去。

这一生究竟谁更苦,算不出,理不清。

鹧鸪声住,杜鹃声切。

啼到春归无寻处,苦恨芳菲都歇。

算未抵、人间离别。

回头万里,故人长绝。*

酸涩的眼中涌出泪水,一点点浸染着梅长苏已经不再年轻的面容。冷静沉着的眼中是再难掩饰的脆弱与悲伤。

我一杯,你一杯;饮一杯,倒一杯……

纸门内的剪影,纸门外的叹息。

朝阳依旧会升起,时间依旧会流逝,捉不住,留不下。

只剩煎熬。

-END-

*辛弃疾《贺新郎》

评论(1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