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沧海

食用须知

1、BE

2、霹雳大舅妈击珊瑚退场衍生,有原旁白

3、没逻辑,ooc

萧景琰不是从塘报上接到梅长苏的死讯的。

他当时正在串联一组玉佩,玉是上好的白玉,绳是细细的金丝绳。炼金缀玉,高华文雅。

宫室里的宫人早就被他通通遣走,他亲手挑选玉石,亲手雕刻打磨,亲手串联匹配。

只待祝捷。

雪白的信鸽落在窗台,“咕咕”叫着在窗边案上来回走动。萧景琰放下手中玉珩,捉住鸽子,取下纸条,展开。

一瞬间耳边只剩下自己的心脏在胸口狠狠踹打的声音,天旋地转。

言而无信,归期无期。

手一挥,放在案上的组佩半成品就被袖子不慎带到了地上,摔碎几片玉。

他凝立了好一会儿,动作僵硬的捡起来,把手上的纸条塞在了装组佩的盒子最底下,垫在了组佩之下。

然后没多久,军报传来,梅长苏病逝。他也淡淡的带了过去,没有多余言语。

祭奠,吊唁,落泪,上香,按部就班的表达一个挚友的悲痛。

之后许久,萧景琰在言谈中一直没有怀念他。

人都觉得他太过薄情寡义,萧景琰嘴笨,不善表达,话也不多,只是经常看见梅树时,默默无言很久,但到底没有哭。

三五年后,庭生不知何故和萧景琰反目,怒而造反,登上帝位。

宫人在整理积年旧物的时候翻出了这组串了一半的玉佩,呈至御前。

庭生看来了看,玉质上佳,只是雕工拙劣,不堪入目。遂命匠人拆了重改,命人赠与恩师江左盟梅长苏。

梅长苏的一生毁在了一个迟字上。

悟的迟,中了算计,赤焰灭;醒的迟,生母自刎,祁王死;算的迟,五国围困,社稷倾;好的迟,山河易主,困江左。

他歪在榻上,百无聊赖,听风听雪不听政事,看书看画不看庙堂。

他现在被困死在江左,伸不出手,发不出声音,还在乎什么风度修养。

“什么事?”

“陛下送了一盒东西来,说是早年靖王奢侈浪费了大好羊脂白玉做的,现在被宫人翻出,陛下就让大匠师们重新改了改。想了很久还是觉得唯有宗主有资格佩戴,故而作为今年的年礼送来了。”

“放着吧。”

浪费,奢侈,靖王,你就这么看他?你就这么看他!区区羊脂白玉,区区……

梅长苏打开盒子,看见了景琰留给他的最后一点痕迹。

是一组极为美丽的玉佩,只是精湛的雕工掩去了萧景琰的一片心意,让梅长苏恍然若失。

袖子一甩,手肘一转,不小心碰翻了盒子,飘出一张纸。

岁月的斑驳让纸条发黄,朱砂褪色,但红艳艳的梅长苏诈殁还是让他眼眶发热。

原来你早就知道。

手一滑,手上的组佩摔在地上,二次雕刻的玉片越发的薄脆,顿时四散碎裂,发出玲玎之声。

玲玎、伶仃,玉玲玎,人伶仃。生也零丁、死也零丁,因风而生、随风飘零,犹如乍落的一场细雪,来的凄然、去的哀绝。

终是,孑然一身。

他默默地坐着,忽然觉得如果当初真的回去了,也许会不和,也许会争吵,也许会分歧,也许很快会死,但总归比起现在这样枯坐在这里一点点的感受心头细碎的痛起来要来的好上许多许多。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不如你。

-END-

*冯唐《三十六大》

评论(7)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