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诺

食用须知

1、BE

2、不收刀片

3、释女华/万古长空(霹雳)

4、OOC

5、逻辑废

梅长苏从在琅琊阁醒来的那一刻,他突然明白,失去的终究追不回,唯一能做的只有珍惜自己手上的,即便他的手上一无所有。*

于是他改名换姓,隐瞒所有人回到金陵,涉入朝堂。

当他的身份暴露的那一刻,他其实是开心的,但他也惶恐不已,因为他知道,在这局棋里,萧景琰是他最大的筹码,也是他最大的软肋。

梅长苏曾经问过,如果我要你独守江山,放我和霓凰走,你会怨恨我对你不公平吗?

我讲过,只要你开口,就无所谓的公平不公平。*萧景琰依旧板着一张脸回答。

于是梅长苏很满足的决定要找一个好地方默默死去,因为这一天会是萧景琰最伤心的一天。

他坐在琅琊阁里捧着茶水,默默算计自己还有多长时间,写下一封又一封描绘了各色景致,各地风物的信件,只等自己死后寄给萧景琰。

可他不知道,萧景琰为了让他安心的走,在暗地里摁死大渝北燕等国的起兵意图花了多少心血。

萧景琰每天都会批下几百上千的奏折,整个大梁飞速的运转着,而萧景琰就是转动的核心,他不是不想萧景琰,而是他没时间想,没精力想,也没资格想。

梅长苏接到萧景琰要被暗杀的消息时,正在写他的第三百封信。

而萧景琰遇到那个持刀的女子时刚刚进入琅琊山地界,准备第二天就去见梅长苏。

正值夜半,子正时刻,萧景琰想到梅长苏的来信里提出的把臂同游,十分欣悦,竟然毫无睡意。遂披衣出门,酝酿睡意。

一开门就看见白日租下的小院里坐了一位女子,青丝高束,插着雕花的骨梳和两只流苏簪子,一手支颐,一手持杯,缓缓的对月饮酒。慵懒的身影映射出的却是死亡的降临,冷凝的视线,让萧景琰一瞬间明白梅长苏为何突然发信要见他。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萧景琰笑了,就像玉兔东升,金乌西落一样自然而又美丽。

“我是带你离开之人。”女子饮下一杯酒,又送了一杯给萧景琰。

萧景琰没有喝,只是望向琅琊阁方向:“我还有一个人,无论如何想见一面。”

女子未曾搭话,只是抽出纤巧的苗刀。

交手一瞬,刀柄末端缀着的细巧银莲花互相碰撞,发出细碎清泠声响。

萧景琰未带佩剑,只能快速后退,抽身到屋内,避开第一波攻击,之后拔出佩剑,刀剑相击,杀意凌然,招招致命,刀刀无情,。

刀已出鞘,不见血光,誓不还鞘,毫无犹疑,挥刀转身,下腰抬腿,一招一式俱是直奔萧景琰剑招之中的破绽之处。

必杀之心,冷冽杀气,铺在院中,凝在眼底,恍如亘古不化的寒冰,冷冰冰,寒森森。

萧景琰一次次将之击退,又一次次被缠在院中方寸之地,回身挥刀,再挥刀,再挥刀……

落雨了,漫天飞红,打雷了,满耳轰鸣。

萧景琰拄着剑,仃立于门前,脖颈上一道血痕,迷茫的双眼里看不见一生等候的离人。冰冷的手再也握不住剑,慢慢跪下,直至意识迷离,直至身死魂消,依旧痴痴望着,等着……

梅长苏飞快的在山道上奔跑,一次次跌倒,一次次爬起。泥泞的小道却成了难以逾越的天堑,隔绝了半生的牵念,半生的愧疚。曾经自豪的保护,这一刻俱是难恕的罪过;曾经自得的计划,这一刻都成沉重的枷锁。

不能慢,不能拖延,不能迟疑,差一步便是死别,怎能死别,怎能死别!

梅长苏带着一身泥水站在门前,一片寂静。

心中乍如惊雷炸响,颤抖着染满鲜血污泥的手推开那道门。眼前景象让他目眦欲裂,冷雨如瀑,惊雷似网,心中唯一的希冀在瞬间被无情的现实击碎,只留憾恨,只留憾恨。

他一步三摇走到萧景琰面前,看着那双空洞无神却悲戚的双眸,绝望的环抱着早已僵冷的人。

“对不起,对不起,最后还是食言,没能保护好你,最后还是食言,没能和你,把臂同游。”

一声声,一字字,皆是杜鹃啼血,鹧鸪哀泣。

飘落的泪水,无言的悲戚。

半生的眷恋,生命无法挽回的缺憾,一生中最愧疚的放弃。纵然无法再见,纵然今生无缘,只求在天各一方之人余生安然……这样的要求过分了吗?奢望了吗……*

愿无岁月可回头,且以深情共白首。

终成虚妄。

-END-

*《霹雳天启》1口白

评论(12)

热度(39)

  1. give-me-love九歌清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