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了结

天地之间一片苍白,梅长苏披着大裘斗篷提着灯笼慢慢慢慢踱着步子。他四下环顾,眼中却只有一片白色,皑皑犹如高山晶莹雪,柔柔好似晴空万里云,飘飘又像炉上腾腾烟,厚厚仿佛深山秋晨雾。偶有一丝清风拂过,掀开半点清明却又在下一瞬被挨挨挤挤的填满空缺。

梅长苏的脚下是一片明镜止水,倒映着一片苍白的世界和梅长苏提着宫灯踽踽独行的身影。前路仿佛无穷尽,但他知道,这只是仿佛。只要他想,他可以瞬间到达他的目的地。

但他不想,他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将要见到的人,用这样一张陌生的脸,用这样一个肮脏的身份。

于是他把自己一次次放逐在这个苍白而迷惘的空间,一次次迷失在这里,一次次浪费机会,即使他清楚的知道,尽头那个红衣的少年也不过是他的幻想。

他很着急,即使看起来依旧是那样慢吞吞的踱步,可是确实很着急,因为天慢慢的暗了。

就像燃尽的蜡烛,一点点暗淡下去,又像是深秋的树叶,一点点发黄枯萎,失去生气,然后,碎裂。

“咔嚓”一声,眼前的景象像不慎摔在地上的琉璃一样布满了裂痕,然后纷纷扬扬的落入一片黑暗中,什么都没剩下。梅长苏敛下眼睫,轻轻松开手,宫灯带着最后一点光明无声坠落。

梦境,终于黑暗。

梅长苏醒时,天光昏暗,将明未明。马车走在官道上,虽然不颠簸,却也算不上舒适,好在金陵在望,他也终于可以松快一下身体。道旁树上的鸟雀叽叽喳喳的跳着,闹着,整个天地都在苏醒。

衣物早就被他在熟睡中蹂躏成了一团咸菜,蔫搭搭的团在身上,仿佛久病的老叟,风中的残烛,衰老腐败。

“还有多久?”他整整衣冠,问道。

“再过了前面这个镇子,便到了。”帷帘外传来恭敬的回答。

“放慢些,今日便在此地歇息。”梅长苏有些惶惑,有点恍惚。

睡梦中仍是那片苍白的世界,仍是那盏微弱的灯火。浓雾很厚,遮住了前路,但梅长苏知道该往哪里走。他施施然迈着步子,去见一位久违的故友。

这是一片梅林,品种很单一,都是红梅,开的喧嚣,燃的热烈。星星点点的压在雪下,莫名的凌厉,美得锋利而决绝。

一道孤单的人影端坐在梅林深处的亭子里,奏着愤慨不屈的广陵止息,面上却是深潭无底,广湖无波。

“殿下,你还是这般老样子。”梅长苏提着灯,打断了琴声。

红衣烈烈的人修长盈润的十指一顿,便乱了音,断了调。他按下琴弦,垂眼冷声:“你的脸上,却是增添风霜不少。”

“哦?”梅长苏走进亭中,感慨颇深,“这张脸,看得出吗?”

“靖王不认识这张脸,萧景琰,”他抱起琴,一转就隐入梅花深处,“不能认。”

“是吗?”梅长苏一人立在梅林,看着眼前的红色随风飞舞,“终究不是真的,是该走了。”

笃的一声,宫灯坠地,灯火不再,梅长苏的身影化在空气中。

红衣抱琴的人影却又自树后浅步而出:“走吧,不要再来这个世界,不要成为,下一个我。”身前身后遒劲的梅树张牙舞爪,冤魂厉鬼从一朵朵滴着鲜血的梅花里伸出利爪,纠缠在头颈身躯之上,织成一张密密的网,挣不开,斩不断。长长的秀发披散下来,迤逦蜿蜒,丝丝缕缕缠在鬼爪之间,似是温柔缱绻,实则凄厉诡谲。

梅长苏醒来,天光大亮,窗外是喧闹的人声。鸟雀鸣叫,人声喧哗,梅长苏却呆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心中一片怅惘。

结束了。

金陵城,故人犹在,唯不闻卿。

“在下梅长苏,前来寻访故人,不知郡主可识得靖王殿下?”梅长苏一身鸭蛋青的长袍,端的名士风流。

穆霓凰讶异的捂着唇,看着眼前的清雅男子。

“你找靖王?可他早就被挫骨扬灰了呀,如今已十载有余了。”

-END-

评论(13)

热度(30)